健身

推薦列表 站點導航
當前位置:養生 > 運動養生 > 健身 >

體育健身,文化怡情

來源:網絡整理  發布者:傳奇養生網  發布時間:2014-04-06 09:12:52
采訪楊尚孔先生之前,我已在他八十大壽的宴會上見過他,一位穿著西服的儒雅老人,謙遜地站在人群中與來客握手,包括像我這樣的年輕后輩。當日的壽宴上,眾多他的麗江鄉友,用納西語唱著淳真的故鄉歌謠,在成都這座紅塵滾滾的城市,聽來恍然如夢。他收到的禮
  采訪楊尚孔先生之前,我已在他八十大壽的宴會上見過他,一位穿著西服的儒雅老人,謙遜地站在人群中與來客握手,包括像我這樣的年輕后輩。當日的壽宴上,眾多他的麗江鄉友,用納西語唱著淳真的故鄉歌謠,在成都這座紅塵滾滾的城市,聽來恍然如夢。他收到的禮物,多是雅逸字畫,不解內情的,定會以為壽者是一位風雅文士,而不是中國體操界的前輩名宿。
  在一個有些寒意的冬日午后,我走進楊老的家。他穿著印有奧運標志的保暖運動服,這時我才覺得他是一個體育人,即使退休多年,對體育仍有著深深的情節。在他的家中,兩杯清茶,一老一少,他用我熟悉的鄉音,憶起自己的平生往事。跟隨著他的回憶,我的思緒似乎飄向了那些逝去的年代!
  艱苦歲月,獻身體操事業
  讓我們將記憶的背景拉得遠一點。抗日戰爭時期,華北和沿海許多大城市的高校紛紛內遷至云南,其中最著名的是西南聯大。這些高校的學生畢業后,因為不能回到故鄉,流落到云南各地的學校做老師,包括當年到昆明需要十八天的極邊之地,麗江。他們不但學識好,運動也很出色,課余便組織學生開展體育活動,日積月累,麗江中學體育之風日盛。
  在這樣的傳統下,后來就讀于該校的楊尚孔,自然也愛上了體育運動。中學畢業,他考入了中央體育學院。1952年,18歲的納西少年離開故鄉,遠赴北京求學。因為個子不高,本來最愛打籃球的楊尚孔,在老師的建議下選擇了體操,從此與中國體操結下了一生的緣分。
  四年后,楊尚孔從中央體院畢業,被分配到成都體院做老師,兼任學院代表隊體操教練。
  1959年,首屆全運會在北京召開。為了參賽,四川省體委組建了省體操隊,楊尚孔被選為男隊教練,這一年他25歲。“當時抽調出來集訓的隊員,不止有體院的學生,也有川大的,工學院的,有學物理的,學化學的,學高分子的,人員很雜。”楊老喝口茶笑道,“很多學生只小我兩三歲,樣子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。”
  在楊老的八十壽宴上,我遇到他當年的兩位學生,已是白發老人。問起他們當初對楊老的印象,兩位老人有些激動,“楊老師當時還很年輕,但訓練認真,24小時都在隊里,跟我們同吃同住。”
  首屆全運會上,四川體操隊獲得第九名,而只有前八名可以得獎。為了在下一屆能打場翻身仗,比賽結束后,省隊的隊員訓練更加賣力了。教練跟隊員都是年輕人,有著共同的理想,很是團結。
  一次集合訓練時,楊尚孔發現,站在他面前的七八位隊員,一夜之間全剃成了光頭。“我問他們為什么這么做?他們回答我,這是削發明志,把剃下來的頭發放在一起,下定決心,共同奮斗,一定要在下次取得好成績。”至今說起,楊老還為當初這些隊員的精神感動,“每次訓練完了集合,我口令稍息,立正,然后他們就會自發地喊口號,‘天不怕,地不怕,今天練完了,明天繼續干,干干干’。”
  體操必須在室內進行,但當時并沒有訓練條件,體委只能騰出一間體干班的平房,以供隊員們訓練自由體操、跳馬、雙杠。其他的項目則在室外進行,冬天氣候嚴寒,單杠本身就很滑很冷,訓練時只好在旁邊放一個火爐取暖。訓練用的墊子也只是棕墊和布墊,薄薄的一層,受傷的情況就常常發生,大家都互相保護著。
  62年后,由于國家經濟困難,體操團體賽不再舉辦。出于當時復雜的政治原因,也沒能參加一些國際賽事,這對體育事業的傷害很大。“其實當時我們的一些優秀運動員,已經達到了世界錦標賽的水平,可惜無緣參與。”楊老難掩遺憾地說。
  雖為時代所限,中國體操崛起的種子,卻早已被這些前輩種下。在楊尚孔的學生中,就有后來成為了中國女子體操隊教練的劉群玲。在72年恢復的全國錦標賽中,她獲得冠軍而被調入國家隊,后來帶出了包括劉璇、程菲在內的多位世界冠軍。
  執教智利,再創體育輝煌
  1980年,楊尚孔迎來了自己體育事業的巔峰。受智利奧委會邀請,他被國家體委委派到智利,擔任智利國家體操隊總教練。
  僅僅執教七個月后,楊尚孔帶領智利國家體操隊參加南美運動會,便獲得了一項個人冠軍和團體第三名。原本計劃執教一年,因成績突出,他被智利挽留,繼續執教。
  1982年,他帶領智利國家隊到阿根廷,參加南美錦標賽。雙杠比賽中,一位他認為是冠軍水平的運動員,最后的分數較低,只排在了第三名。熟悉評分標準的楊尚孔深覺不公,找到裁判理論,“為什么我的隊員分數這么低?他的動作難度不夠嗎?對方回答,夠。那有什么動作錯誤嗎?也沒有。那為什么他的分數會比前面兩位的低?請你們回答。”僵持中,一位國際體操聯合會的女子技術委員會主席從臺上走下來問道,“楊先生,您有什么問題?”“我的運動員表現非常完美,為什么分數這么低?”他向這位主席發問。“我知道了,我馬上去找裁判長開會研究。”經過他的抗爭,這位運動員的分數最后被更正。
  剛到智利時,楊尚孔并不急于投入訓練,而是先觀察智利隊員原本怎么練習。一天,有一位隊員在訓練中受了傷,他跑過去一看,便知是跟腱斷了,讓馬上送醫院。醫生說需要動手術,他向醫生建議,“不要從正中間開口,不然會留下一條像蚯蚓一樣的疤痕,以后訓練時就會經常摩擦到,容易發炎引起感染。恢復過程也很重要,通常的做法是,手術后打上石膏,幾個月后,好是好了,但容易肌肉萎縮。所以我建議只打一個月石膏,而且要注意石膏的角度,不能小于九十度,也不能太大。角度太大跟腱又縮回去了,以后蹲不下來。”
  醫生采納了他的意見,最后恢復后,并沒有影響這位運動員的功能,但單杠、跳馬一類的高空落地還是會有顧慮,因此楊尚孔建議他放棄跳馬,專注練習自己的長項,雙杠。最后,這位運動員在南美運動會上摘得了雙杠冠軍,他就是納瓦羅。奪冠的那一刻,智利體操隊的所有運動員,把楊尚孔抱了起來,拋向空中,并高呼著:Chile(智利),China(中國)!Chile(智利),China(中國)!

相關熱詞:健身 體育 文化

熱門文章
腹肌怎么練

時間:2015-06-25

臥室健身操

時間:2014-07-13

體育健身,文化怡情

時間:2014-04-06

春季健身的“大原則”

時間:2014-07-31

健身中最容易犯的十個錯誤你有幾個

時間:2018-12-04

在劇烈運動后睡不著應該如何解決

時間:2018-12-24

體育健身,文化怡情

2014年04月06日09:12 編輯:傳奇養生網

  采訪楊尚孔先生之前,我已在他八十大壽的宴會上見過他,一位穿著西服的儒雅老人,謙遜地站在人群中與來客握手,包括像我這樣的年輕后輩。當日的壽宴上,眾多他的麗江鄉友,用納西語唱著淳真的故鄉歌謠,在成都這座紅塵滾滾的城市,聽來恍然如夢。他收到的禮物,多是雅逸字畫,不解內情的,定會以為壽者是一位風雅文士,而不是中國體操界的前輩名宿。
  在一個有些寒意的冬日午后,我走進楊老的家。他穿著印有奧運標志的保暖運動服,這時我才覺得他是一個體育人,即使退休多年,對體育仍有著深深的情節。在他的家中,兩杯清茶,一老一少,他用我熟悉的鄉音,憶起自己的平生往事。跟隨著他的回憶,我的思緒似乎飄向了那些逝去的年代!
  艱苦歲月,獻身體操事業
  讓我們將記憶的背景拉得遠一點。抗日戰爭時期,華北和沿海許多大城市的高校紛紛內遷至云南,其中最著名的是西南聯大。這些高校的學生畢業后,因為不能回到故鄉,流落到云南各地的學校做老師,包括當年到昆明需要十八天的極邊之地,麗江。他們不但學識好,運動也很出色,課余便組織學生開展體育活動,日積月累,麗江中學體育之風日盛。
  在這樣的傳統下,后來就讀于該校的楊尚孔,自然也愛上了體育運動。中學畢業,他考入了中央體育學院。1952年,18歲的納西少年離開故鄉,遠赴北京求學。因為個子不高,本來最愛打籃球的楊尚孔,在老師的建議下選擇了體操,從此與中國體操結下了一生的緣分。
  四年后,楊尚孔從中央體院畢業,被分配到成都體院做老師,兼任學院代表隊體操教練。
  1959年,首屆全運會在北京召開。為了參賽,四川省體委組建了省體操隊,楊尚孔被選為男隊教練,這一年他25歲。“當時抽調出來集訓的隊員,不止有體院的學生,也有川大的,工學院的,有學物理的,學化學的,學高分子的,人員很雜。”楊老喝口茶笑道,“很多學生只小我兩三歲,樣子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。”
  在楊老的八十壽宴上,我遇到他當年的兩位學生,已是白發老人。問起他們當初對楊老的印象,兩位老人有些激動,“楊老師當時還很年輕,但訓練認真,24小時都在隊里,跟我們同吃同住。”
  首屆全運會上,四川體操隊獲得第九名,而只有前八名可以得獎。為了在下一屆能打場翻身仗,比賽結束后,省隊的隊員訓練更加賣力了。教練跟隊員都是年輕人,有著共同的理想,很是團結。
  一次集合訓練時,楊尚孔發現,站在他面前的七八位隊員,一夜之間全剃成了光頭。“我問他們為什么這么做?他們回答我,這是削發明志,把剃下來的頭發放在一起,下定決心,共同奮斗,一定要在下次取得好成績。”至今說起,楊老還為當初這些隊員的精神感動,“每次訓練完了集合,我口令稍息,立正,然后他們就會自發地喊口號,‘天不怕,地不怕,今天練完了,明天繼續干,干干干’。”
  體操必須在室內進行,但當時并沒有訓練條件,體委只能騰出一間體干班的平房,以供隊員們訓練自由體操、跳馬、雙杠。其他的項目則在室外進行,冬天氣候嚴寒,單杠本身就很滑很冷,訓練時只好在旁邊放一個火爐取暖。訓練用的墊子也只是棕墊和布墊,薄薄的一層,受傷的情況就常常發生,大家都互相保護著。
  62年后,由于國家經濟困難,體操團體賽不再舉辦。出于當時復雜的政治原因,也沒能參加一些國際賽事,這對體育事業的傷害很大。“其實當時我們的一些優秀運動員,已經達到了世界錦標賽的水平,可惜無緣參與。”楊老難掩遺憾地說。
  雖為時代所限,中國體操崛起的種子,卻早已被這些前輩種下。在楊尚孔的學生中,就有后來成為了中國女子體操隊教練的劉群玲。在72年恢復的全國錦標賽中,她獲得冠軍而被調入國家隊,后來帶出了包括劉璇、程菲在內的多位世界冠軍。
  執教智利,再創體育輝煌
  1980年,楊尚孔迎來了自己體育事業的巔峰。受智利奧委會邀請,他被國家體委委派到智利,擔任智利國家體操隊總教練。
  僅僅執教七個月后,楊尚孔帶領智利國家體操隊參加南美運動會,便獲得了一項個人冠軍和團體第三名。原本計劃執教一年,因成績突出,他被智利挽留,繼續執教。
  1982年,他帶領智利國家隊到阿根廷,參加南美錦標賽。雙杠比賽中,一位他認為是冠軍水平的運動員,最后的分數較低,只排在了第三名。熟悉評分標準的楊尚孔深覺不公,找到裁判理論,“為什么我的隊員分數這么低?他的動作難度不夠嗎?對方回答,夠。那有什么動作錯誤嗎?也沒有。那為什么他的分數會比前面兩位的低?請你們回答。”僵持中,一位國際體操聯合會的女子技術委員會主席從臺上走下來問道,“楊先生,您有什么問題?”“我的運動員表現非常完美,為什么分數這么低?”他向這位主席發問。“我知道了,我馬上去找裁判長開會研究。”經過他的抗爭,這位運動員的分數最后被更正。
  剛到智利時,楊尚孔并不急于投入訓練,而是先觀察智利隊員原本怎么練習。一天,有一位隊員在訓練中受了傷,他跑過去一看,便知是跟腱斷了,讓馬上送醫院。醫生說需要動手術,他向醫生建議,“不要從正中間開口,不然會留下一條像蚯蚓一樣的疤痕,以后訓練時就會經常摩擦到,容易發炎引起感染。恢復過程也很重要,通常的做法是,手術后打上石膏,幾個月后,好是好了,但容易肌肉萎縮。所以我建議只打一個月石膏,而且要注意石膏的角度,不能小于九十度,也不能太大。角度太大跟腱又縮回去了,以后蹲不下來。”
  醫生采納了他的意見,最后恢復后,并沒有影響這位運動員的功能,但單杠、跳馬一類的高空落地還是會有顧慮,因此楊尚孔建議他放棄跳馬,專注練習自己的長項,雙杠。最后,這位運動員在南美運動會上摘得了雙杠冠軍,他就是納瓦羅。奪冠的那一刻,智利體操隊的所有運動員,把楊尚孔抱了起來,拋向空中,并高呼著:Chile(智利),China(中國)!Chile(智利),China(中國)!

相關文章

風云圖片

推薦閱讀

返回健身頻道首頁
Copyright © www.yfskin.com 傳奇養生網 版權所有    關于我們 | 廣告合作 | 版權聲明 | 聯系方式 | 網站地圖 | Tags | 專題 |
色情漫画无冀鸟